• <code id="6iyay"><samp id="6iyay"></samp></code>
  • <strong id="6iyay"></strong><menu id="6iyay"></menu>

    旺季不旺,消費下行,農機行業回歸仍待時日

    作者:農機通 李勇 本站發布時間:2018年09月19日 收藏

      農機行業素有“金九銀十”的說法,9月份可以稱得上一年中銷售最旺的月份,然而,今年9月份,農機市場表現依然差強人意,雖然同比銷售總量有所提升,但是離人們的預期相差深遠,除了畜牧機械表現尚算過眼之外,其他品類無一出現火爆的銷售局面,農機市場到底怎么了?

      今年以來,“去杠桿”和“貿易摩擦”成為了影響經濟增長最重要的兩個變量,受此影響,國內經濟發展整體趨穩回調明顯,GDP增速保持6%-7%左右成為了發展常態。與之同步,中國工業增速也從兩位數跌到了一位數,且遠未達預期。具體到農機產業而言,今年更是市場持續下探的考驗之年,下行壓力直逼存亡,一眾農機企業舉步維艱。從辯證的角度分析,行業升降起伏在所難免,可是,自2015年至今,農機行業經歷了連續的調整,占據了產業過60%的傳統品類頹勢不減,新興品類勃興速度并未達到業內期盼的預期,此時,信心變得至關重要。

      農機行業何時重新回歸到正常積極的發展軌道?這是值得大家深入思考的大課題,就目前形勢而言,仍需時日。

      01需求不足非低速唯一原因。

      從本質上看,去杠桿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內容,是轉變經濟發展方式的關鍵一環,其中有兩個概念性的東西必須弄明白,一是,什么是去杠桿?用最通俗的話解釋,一方面要縮緊信貸,減少負債(借錢辦事),與此同時要加緊負債催收(已經貸了款的趕緊還貸)。二是,為什么要去杠桿?相關機構分析,2017年我國GDP總量是82萬億元,乘以250%就是我們整個社會的負債,差不多210萬億元,遠遠超過國際紅色警戒線,有人推算過,杠桿率超過GDP總量270%,將會引爆一場金融風險,導致國內經濟最少倒退5-10年,所以要去杠桿,以防止債務危機導致金融危機。長期而言,金融去杠桿可以有效促進經濟發展從依賴投資、增加貨幣投放和信用擴張轉向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、依靠創新推動新舊動能轉換和結構優化升級。但是在短期內,去杠桿會使資金面承壓,有可能帶動金融市場和實體經濟利率上行,加大經濟下行壓力。

      由此看來,今年國內經濟運行態勢趨緩并不足為奇,按照經濟學家許小年的判斷,經過改革開放40年,中國經濟現在已經進入了后工業化時代,工業化基本上完成了,資本積累的速度大大放慢,這并不是我們傳統上理解的國內需求不足,需要宏觀政策刺激等。他判斷,一位數的固定資產投資增長將成為常態,將成為在后工業化時期的標準數據,它就是這個增長速度。

      話歸正題,就國內農機工業產業而言,目前,經過十余年的高速發展,整個行業體量已經達到了全球第一的規模,超速發展的也已發了許多不和諧的詬病,比如供需不同步、低端產能過剩、產品同質化嚴重、高端產品開發不足、技術工藝滯后等。連續幾年,國內農機市場傳統品類和特需小眾品類間的調整不斷深入,尤其是今年,令人感受至深的一點,就是過剩飽和且同質化產品持續下行體量遠大于小眾上升產品體量,形成的沖擊力令業內感受到巨大下行壓力。按照人們的常規思維,習慣于把市場不好的原因歸咎于“需求不足”,其實,從農機行業發展現狀分析,需求和供給之間的不協調、不同步、不滿足才是關鍵原因,也就是所說的“有效需求”進入調整期,只有市場上的總供給量與總需求量達到均衡水平,市場上的資源利用率才能達到最高水平。

      延伸開來,國內農機產業中以中小馬力拖拉機為代表的動力機械,以小麥、水稻、玉米等為對象的聯合收獲機械,以低端性能為代表的單缸小四輪、農用三輪車等,都屬于農機行業的傳統品類,在國內農機市場2004年補貼實施以來的“黃金十年”快速發展背景下,傳統品類產品總量急速膨脹,諸多產能重復投入,已經出現了全國范圍內的嚴重飽和,“供大于求”勢必導致市場進入盤存和調整期。而反觀在高端產品制造領域,諸如400馬力以上超大型拖拉機、大型采棉機、大型青貯機、高端糧食加工機械、高密度打捆機等等,國內市場嚴重依賴進口。國內整體農機制造體量全球第一,但是總體競爭力和利潤附加值并不高,而且在諸多核心部件上仍受制于人,國內加工工藝、技術突破上欠缺很大。在這種背景下,農機行業結構調整已經關乎行業是否能夠可持續發展,自2015年開始,傳統農機產業進入了趨緩發展階段,市場自我修復功能正在深入,行業趨弱發展也可以理解為在協調供需不同步的矛盾,在積蓄力量,為后續發展夯實基礎。

      02消費不振是多重因素使然。

      有關機構對國家統計局9月14日公布的8月經濟主要數據做了分析,指出,反映消費重要指標的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增長9.0%,這意味著進入2018年以來,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增幅僅在3月份實現了10.1%的兩位數增長,此外,增幅全都在個位數(1-2月合并統計)。這樣的情況是非常罕見的,自2004年以來,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月度同比基本都保持了兩位數以上的增長,年內偶爾某月會出現個位數增長,也僅有2017年出現了兩次。而進入2018年情況則發生大逆轉,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月度同比增長僅在3月份實現了兩位數以上的增長,但也只有10.1%,其余時間全部是個位數增長。也就是說,在14年之后,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月度同比增幅再度開始呈現連續的個位數增長,實際結果遠不及預期。

      消費是拉動經濟的“三駕馬車”之一,作用巨大,如果內需出現滑坡,經濟增長會面臨較大的下行壓力。有經濟專家指出,目前有三個變化要引起重視,一是中產階層的消費行為變化、消費能力減弱;二是目前企業本身的獲利空間、特別是未來的獲利空間在急劇收縮;三是政府所主導的一些投資項目在急劇下滑,在這條產業鏈條上的大量中小企業資金上受到影響。

      回到農機行業,自2014年開始,年度市場規模開始跌落至個位數區間,市場風向發生了逆轉性變化,規模增幅逐年趨緩,今年以來,這種趨弱運行形勢愈加明顯。細細分析,農機行業消費不振,除了與產業本身存在諸多短板和不足之外,與其相關多方因素也是關系重大,其中有三點不得不說:第一點是,種地成本高,糧價不穩,國內農業經營領域出現“雷聲大雨點小”現象。按常理,人們消費必定是量入為出,也就是大家的收入水平決定其消費能力,目前,國內農民所大面積從事的糧食種植,整體收益在種植成本居高、糧價不穩等因素影響下長期不達預期,從而導致農民對農業經營積極性減退,農機作業基礎不穩,對行業影響可想而知。第二點是,傳統農機產品存量大,機手收益下降,經營價值取向發生變化。近年來,隨著農機產品社會保有量增加,農機作業周期在縮短,以盈利為主要目的的跨區作業逐步減少,機手收益明顯下降,投資農機熱度出現降溫。第三點是,傳統品類齊跌,農機產業鏈集體觀望情緒嚴重,信心不足,投資積極性受挫。越是行業不景氣,產業相關鏈條資源觀望情緒越嚴重,整個產業投資信心尤為不足,也就是說,當前產業頹勢盡顯、增速放緩的趨勢仍在繼續。  

      03由大變強需追趕的差距不小。

      時下,國家正在推行的供給側結構性變革采取了“三去一降一補”的目標導向,就是要通過多種手段解決產能過剩、庫存高起、杠桿偏高、成本過高、短板突出等結構性問題。在市場經濟的大環境下,行政手段干預正越來越多地轉化為市場導向,讓市場需求和和市場變革說了算。

      眾所周知,我國農機產業規模2012年已經成為了全球第一,但是,大而不強的弊病一直困擾了產業進步和升級。在很多人眼里,農機裝備產業不及高鐵、汽車等屬于高大上的產品,其實這種認識有失偏頗,縱觀全球一線品牌的高端農機產品,絕對不比任何一種機械的技術復雜程度低。目前,國內農機產業不僅在大型化、智能化、高端產品嚴重依賴進口,而且在關鍵核心部件上依賴進口,同時在核心技術、材料加工工藝及裝配工藝等環節尚有諸多壁壘未突破,國內農機產業由大變強絕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。

      具體來看,有三個關鍵點亟需破解并快速升級。一是,產業格局亟需優化。就目前的農機產業格局而言,國內資源分布分散嚴重,全國叫得上名的農機制造品牌超過2500家,這么大的體量,整體水平嚴重參差不齊,相互間惡性競爭不斷,產品同質化嚴重,任何一種產品推出都很快就出現了模仿者、抄襲者,價格惡戰屢見不鮮,而反觀全球一線品牌,全球五大農機巨頭約翰迪爾、凱斯紐荷蘭、愛科、久保田與克拉斯中前三家企業2015年收入總額與我國當時2319家規模以上農機企業收入相當,中國市場是這些企業的主要貿易對象,由此可見,國內農機產業布局嚴重不合理,遍地開花似的布局造成資源重復投入,“散兵游勇”必須規范成正規編制的武裝力量,否則,國內農機制造品牌要么競爭而死,要么被歐美企業并購,國內農機產業發展就會遭遇巨大瓶頸。

      二是,技術工藝和產品質量控制需突破升級。在白熱化的競爭格局下,農機產業浮躁心態蔓延,企業間互挖墻腳、互挖人才導致技術工藝開發“山窮水盡”,新工藝、新材料、新產品研發投入嚴重不足,國內農機制造的競爭力越來越低,高端產品和核心部件依賴進口、核心技術突破不了,在產品制造上,大部分企業更是唯低成本為目標,而且質量過程控制手段匱乏,粗制濫造層出不窮,整個農機產業軟實力建設也是到了懸崖邊上。

      三是,品牌經營理念需要糾偏。前幾年有學者做了統計,日本超過100年的長壽企業有20000多家,壽命超過200年的日本企業有3000多家;在德國、法國,也都有將近1000家;美國盡管自獨立以來才200多年歷史,但美國百年老字號的企業也有1000多家。相對而言,中國企業中超過150年壽命的老字號大概不到10家。同出一轍,國內農機產業內品牌意識淡薄也是難解之題,在當前的農機市場形勢下,傳統品類整體銷量出現大幅下滑,眾多企業面臨著生存和發展的嚴峻考驗,尤其是規模和實力較小的企業,往往就會采取最直接的競爭方式——降價,如果企業做得不掙錢了,賣到成本以下了,賠錢賠不起不干了,那算是有良心的企業家!而現在好多企業他把價格降下來以后他也可以干,不是他有錢賠,而是他可以偷工減料!干一段時間掙一把錢,再換個牌子,最終吃虧的是用戶,是跟隨其進入低價競爭的其他同行,此種經營模式,談何品牌?

      所有產業調整都有相似之處,但也不會是簡單的重復。在當前的市場形勢下,農機行業轉型仍在繼續,整體消費下行的壓力仍在不斷加大,可以推斷,接下來的2019、2020兩年仍是行業盤整期,趨弱態勢仍會繼續,這種情況下,農機企業出路只有一條,那就是順勢而為、創新突破,在經歷重重考驗中積蓄力量,共同推動產業升級,創造出新的、更大的競爭優勢。

    新聞來源地址:http://www.dudz.tw
    分享到:

    新聞評論

    陳新清 @2018-09-20 21:41中國一拖東方紅拖拉機大毛病沒有,小毛病經常,十年機手成修理師,要想做好品牌,要老機手反饋技術。十年老機手好過你們所為機械師。  --來自農機通手機版
    11选5每天赚200元不难